西班牙三和旅游

客服电话
0034 688322070
疫情之下,马德里夜生活却日益高涨!声称“这些派对给了我生命”

疫情中疯狂的马德里夜生活


疫情之下,马德里市却成了派对的绿洲。据马德里安全和应急部门的数据显示,仅在2021年的前11周,市政警察就以违反限制为由,在家庭和酒吧捣毁了3761个派对。但据当局称,这只是冰山一角。



上图是马德里著名的太阳门广场的一个夜晚,三个年轻人提着装满朗姆酒瓶的袋子,带头放声高呼。而那时是晚上11点,正是马德里宵禁开始、酒吧和餐馆关门的时候,但没有看到他们急着回家的迹象。相反,他们聚集在关门的酒吧外,渴望狂欢继续。塑料杯和烟头堆满了街道,还有很多唱歌和拥抱的人,而很少有戴口罩的人。这只是马德里的一个普通的周末,年轻人就像没有流行病一样,在狂欢


在出现这些疯狂聚会前不久,Isabel Díaz Ayuso在推特上分享了一段视频,视频中一些知名酒吧和餐馆的老板们说:“马德里是自由的”,“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活力”。众所周知,马德里是西班牙限制措施最不严格的地区当被允许的社会活动结束时,秘密的聚会就开始了。一旦宵禁开始,最迫切的问题是:“现在去哪里?”



Roberto每周都会在自己位于马德里市中心萨拉曼卡街区的家中组织聚会。这位30岁的年轻人在保险箱里面有数千欧元,所以他可以支付任何可能因违反冠状病毒限制而被罚款的费用。事实上,他正在考虑向人们收取他的派对的入场费。“有些周六会有很多外国人来,朋友的朋友。这可能是一门生意。”他说。大约30个年轻人聚集在他的豪华公寓里,他们都没有戴口罩,并且几乎都在抽烟


音乐声响起,人们大喊大叫,翩翩起舞,而每当门铃响起,就会听到“嘘”的声音。这种时候Roberto会通过猫眼看一下门外的情况,以确保安全。“邻居们可能会举报我们,那可能会引起问题”他说。但门铃主要预示着他的朋友们从隔壁的公寓到来,他们甚至有一个暗号:“Aguacate”。


在Roberto的公寓里,门窗紧闭以掩盖噪音,Martina正在庆祝她的23岁生日。“我知道这样做不好,但我不能再忍受待在家里了。”她在客厅里跳舞时说。“这些派对给了我生命”。她的朋友Iván一边给她送酒,一边说起西班牙年轻人的严峻前景。“我的一群朋友中,有一半的人都失业了,情绪低落,所以我们聚在一起,忘掉一些烦恼”他说。


22岁的Juan住在下面的楼层,但嘈杂的音乐、噪音和源源不断的人流并不让他担心。这栋楼在疫情期间是聚会的天堂,他并不怕感染,相反,每个周六的聚会他都会去参加。“我每天工作16个小时,所以我当然要参加聚会”。他一边说,一边点上第十三根烟,又倒了一杯杜松子酒,“我周三的核算检测呈阴性"他开玩笑说。


乡间别墅和“关闭”的酒吧里的聚会


来自巴拿马的25岁女孩Valentina正在马德里的EAE商学院攻读硕士,每到周末她都会出去聚会。这个周五,她决定和朋友们一起去Chueca附近,有人邀请他们去喝酒。


他们被带到一个看似关闭的酒吧,但当卷帘门被拉起,就会发现里面挤满了人,人们在跳舞,扬声器在高音量震动。“你不能出去,如果你想抽烟,就得在里面抽”一个服务员说。“这个地方不通风,但能跳舞真的很好”Valentina说。当他们想走的时候,在保安检查周围没有人之后才让他们出来。


在马德里城区的Malasaña,一家小酒吧的老板告知顾客宵禁后的去处。“去Ballesta街,在黑色的门上按一号键,他们会问你一个密码,告诉他们,这是附近的一个酒吧老板推荐给你的。”


与此同时,警察正在街上搜索非法聚会,但派送酒的人对他们的位置了如指掌。事实上,这些派送酒的人往往是把客人带到聚会的人。就像每个周末,Uber司机Luis都会接送派对上来往的年轻人。据Luis介绍,狂欢并不只局限在马德里市中心。“在有乡间别墅,你想开多少派对就开多少派对,整晚都有”他说,“我接过一些人,他们在周五凌晨开始派对,周日早上才结束”他补充到。


摘译自elpais.com


上一个:关于我们 下一个:不出所料,西班牙一季度GDP将再次下降!